还会有更多的全铝车型在中国市场投放-华人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海拉尔新闻首页>>汽车新闻>>正文

铝材发展-还会有更多的全铝车型在中国市场投放

特朗普会见刘鹤

:車市放緩,主機廠對供應鏈成本的把控會更嚴格,這個會不會延緩全鋁車身的應用進程?

:前不久諾貝麗斯宣布開發鋁板電池外殼解決方案,請問該方案有哪些獨特之處?

近年來,油耗排放法規的日益趨嚴,車輛對於輕量化的訴求變得越發緊迫。其實,早期的「汽車四化」中包含輕量化,後來慢慢演變成電氣化、智能化、網聯化、共享化,但是從汽車工業的發展來看,最基本、最核心的東西還是技術,「共享化只是一個商業模式,輕量化則是汽車硬件發展水平的重要體現。」劉清如是強調。

2018年,車市持續走低甚至負增長的狀態,讓整個行業陷入焦慮之中。2019年,這一狀態或將持續。面對車市增長拐點,身處一線的企業究竟是何看法?另面對由此帶來的發展以及盈利方面的難題,戰略上將會作何調整?與此同時,汽車產業正處於深度變革期,企業還面臨著技術升級、供應鏈優化等諸多方面的考驗,對此,他們又將如何應對……針對以上問題,以「C

附:訪談實錄:2018年中國車市首現近三十年來的負增長,且2019年上半年情況仍舊不容樂觀,中汽協預測今年全年將下跌5%,請問您如何看待中國車市目前的現狀及其產生的原因?

中國汽車市場是最難做、最有挑戰的市場,諾貝麗斯會持續加大相關解決方案的投入,只有這樣才能在中國市場站穩腳跟,更好地服務於中國汽車市場對技術和材料的快速發展需求。

「車身用鋁是乘用車特別是新能源乘用車輕量化的一種重要解決方案,而全鋁車身又是鋁材輕量化效果最好的技術路徑。」實踐表明,和傳統鋼材相比,鋁的比重是鋼的1/3,可以大大減輕車身重量。另外,鋁的循環利用特性兼具經濟和社會效應,不但可以有效降低製造使用成本,還可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據了解,2018年諾貝麗斯有60%的原材料輸入都是循環廢鋁,其中一部分是其體系內的循環利用,還有一部分是收購的廢鋁料經過特殊處理而來。

劉清:過去可能德系豪車、歐美大車用鋁比較多,現在一個很明顯的趨勢是除了新能源汽車以外,中國自主品牌用鋁進程也在明顯加快。

劉清:在今年4月的上海車展上,我們第一次對全球宣布推出鋁板電池外殼解決方案,與鋁型材和鋼材進行橫向比較,鋁板電池外殼可在保障安全的情況下做的更輕;另外設計更靈活,該方案可以讓主機廠、電池包生產商將電池系統做的更合理、更安全;從成本來講,鋁型材在小批量生產中較有優勢,對於汽車這種大批量的工業化生產,鋁板材在成本控制方面更有優勢。

劉清: 汽車行業是區域經濟發展的晴雨表,而經濟發展是有一定規律的,它有一個調整期,不可能永遠一路往上走,某段時間也有可能下探,汽車行業也一樣。現在,不止中國汽車市場在放緩,歐美等發達國家也有所萎縮,這是經濟規律下的產業調整,沒有必要過度焦慮。

:您覺得車市負增長會持續多久?劉清:很難講,今年上半年已經過去,下半年現在看不到有任何好轉的跡象,全年5%的負增長將成大概率事件。從目前的國際形勢和國內宏觀經濟來看,特別是中美貿易爭端還沒有解決的情況下,明年恐怕依舊不樂觀。

連續數月的下滑讓整個汽車產業陷入前所未有的焦慮與恐慌,車企降薪裁員早已屢見不鮮,不少頭部車企甚至斷臂求生,自降年度銷量目標。整車廠商尚且如此,零部件企業又該當如何?在最新一期的「C Talk奮鬥2019」高端系列訪談中,劉清對此進行了回復,並詳細闡述了諾貝麗斯在車市變局下所做的努力和轉變。以下是本次採訪的重要觀點提煉,供參閱。

劉清:在環保意識、雙積分等因素的推動下,新能源汽車的增長是毫無疑問的,但是我們有必要調整一下自己的心態,重新定義高增長。在目前的經濟情況下,想要像過去一樣動輒兩三位數的高增長,即便是新能源汽車也要打一個問號。

劉清:我覺得不會,首先,鋁被選做白車身及覆蓋件的主要材料,是經過了充分的市場調研和內部能力的評估;其次,鋁的比重是鋼的1/3,鋁車身儘管厚度會略有增加,但是其重量卻是輕了,所以成本增加是可以接受的。例如路虎的一款大型SUV,通過全鋁車身替代鋼以後,整車減重達450公斤,減掉的這部分重量所節省的油耗用不了多久便可以抵消鋁材的成本;再次,鋁有一個特性就是可循環利用,不管是我們自己的生產流程,還是汽車生產廠商的生產流程,甚至是車輛報廢都可以將鋁循環利用,從而大大降低鋁的使用成本。

劉清:排放升級是必須的,國家實施新標準完全正確。當然現在有很多人在爭論,國五切換國六的節奏過快,時間點是不是可以規劃得更細緻一點,我覺得這是可以商量、可以討論的,但是大方向不能變,這是實現綠色發展的必由之路。

2018年,中國汽車市場突踩剎車,出現了自1990年以來的首次年度下滑,全年銷量止步2808.06萬輛,同比下降2.76%。截至2019年6月,已連續下滑12個月。中汽協統計數據顯示,今年1-6月,我國汽車累計產量1213.2萬輛,同比下降13.7%;累計銷量1232.3萬輛,同比下降12.4%。

我覺得主要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是為了提高燃油效率、減少排放量,自主品牌們深切地意識到了車輛輕量化的重要性和緊迫性,另一方面是來自消費者對車輛油耗、操控性的反饋。

劉清:2018年上半年還是非常順利的,從7月份開始中國車市下行、貿易戰開啟,我們也受到了一定的影響,但是總的來講還是在增長,只是增長的速度比預期減緩了一點。

而值得一提的是,中國市場在較短時間內實現了輕量化鋁材的應用突破,截至目前,市場在售全鋁車型已達六款,有大家所熟知的凱迪拉克CT6、奇瑞路虎積架XEL/XFL,還有新勢力蔚來的ES8和ES6。接下來,還會有更多的全鋁車型在中國市場投放,有新能源車也有傳統燃油車,而這一切離不開以諾貝麗斯為主的輕量化鋁材供應商的支持和持續投入。

當業界熱火朝天地討論着電氣化、智能化、網聯化、共享化如何改變汽車時,輕量化則在一旁默默地為汽車瘦身出謀劃策。

據劉清介紹,往往體型偏大、質量較重的車型對輕量化鋁材的需求更為急迫,這類車型以豪華品牌居多,現在隨着鋁材在汽車領域的應用不斷下探,A、B級車的某些部件上也會用鋁。「從我們的客戶群來看,車市下滑對豪華車型業務影響比較小,甚至還有可能逆勢增長;A、B級車型會受一定影響;新能源車則是重大利好,這塊銷量不但在持續增長而且對輕量化材料的需求也在明顯增加。」

輕量化是汽車硬件發展水平的重要體現

鋁材應用難點及未來規劃在初步了解鋁材在汽車輕量化當中的重要性后,劉清也毫不避諱地介紹了這一材料在生產應用過程中的難點和挑戰。

:今年7月,國五切換國六對整個市場的影響很大,您怎麼看待排放升級的問題?

例如,全鋁車身的打造就要求有較多的技術積累和沉澱,除了前期設計的安全性、後期的加工製造及售後等一系列問題外,還需要考慮車身不同部位對鋁材規格和特性的不同要求,同時鋁和鋁、鋁和其他材料的連接也是一個難點。

車市下行無需過度焦慮進入到2019年,中國車市依舊延續着2018年以來的下滑態勢。基於上半年高達兩位數的跌幅,中汽協近日下調了對全年的銷量預判。經過重新評估,中汽協預計2019年汽車銷量在2668萬輛左右(之前的預判是2800萬輛),同比下滑5%;與此同時,新能源汽車也由此前預測的160萬下調至150萬輛。

劉清:我們在中國有幾方面的投資,一方面是產能的投資,我們在江蘇常州新北國家高新技術開發區繼續擴大我們的產能,新投建的產線會是全世界技術最先進、工藝最先進的生產線,從而能夠從硬件上滿足汽車主機廠對技術質量穩定性、一致性的要求;另外,我們還將投資上億人民幣,在上海建立研發中心和客戶解決方案中心,以在前期就配合好主機廠對鋁材選用及服務的訴求。

據其介紹,輕量化是一個綜合的系統工程,從設計、材料選用、模擬到最後製作成型都必須要提前考慮規劃。僅從技術角度看,輕量化就有幾十種且每一種技術取得的效果都不盡相同,想要選擇最優的輕量化技術路徑,就要綜合對比材料的減重效果、每公斤減重增加的成本等,最大程度的實現性能及成本最優。

具體到中國汽車市場放緩背後的原因,我想是宏觀原因和微觀原因綜合影響而致,宏觀方面的原因,大家已經分析得很多了。微觀層面,從消費者的角度來講,在整體經濟放緩以及未來發展走勢不確定的大環境下,消費會變得更加謹慎,特別是針對汽車這種大宗消費品,但是謹慎和有沒有購買力是兩個概念,消費者還是有購買能力的,且具備這一能力的消費者總數相當大。

具體到中國汽車市場放緩背後的原因,劉清提到了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消費者變得愈來愈謹慎。「在整體經濟放緩以及未來發展走勢不確定的大環境下,消費者變得更加謹慎,特別是對汽車這種大宗消費品。」

我覺得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應該是一個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市場,不管是傳統燃油車、鋰電、增程式還是氫能源,只要被市場和消費者認可的車就是好車。

車市的下滑對每一家企業、每一個行業從業者而言無疑都存有壓力,就如劉清所言,一旦某些車型銷量出現下滑,一定會反映在供應商的供貨數量上,諾貝麗斯也不例外。不過,在車市下行的大環境下,該司鋁材產品在不同細分市場的表現又有不同。

據悉,為了進一步推進鋁材在中國市場的應用,諾貝麗斯在車市放緩的情況下,於2018年10月斥資1.8億美元擴建了其江蘇常州工廠,新投建的產線年產量10萬噸將在2020年建成,屆時將更好地滿足主機廠對技術質量穩定性、一致性的要求。此外,諾貝麗斯還在今年上海車展期間宣布將投資上億人民幣在上海建立研發中心和客戶解決方案中心,以在前期就配合好主機廠對鋁材選用及服務的訴求。

材料、設計、工藝是實現車輛輕量化的三種重要途徑,其中材料的選用又決定着后兩者的應用走勢,其重要性可見一斑。「車身用鋁是乘用車特別是新能源乘用車輕量化的一種重要解決方案,而全鋁車身又是鋁材輕量化效果最好的技術路徑。」諾貝麗斯中國區董事總經理兼亞洲汽車業務副總裁劉清在接受採訪時表示。

:現在車身用鋁在明顯下探,能否具體聊聊下探的領域及趨勢?

另外,鋁材產品對供應鏈端也發出了挑戰,因其成本較高、保鮮期較短只有六個月,供應商在給主機廠供貨時,必須要制定精準且嚴密的供應鏈計劃,否則難以達到預期效果。

從目前車市的整體走勢來看,我們也相應地調整了2019年的預計,但是對於諾貝麗斯而言今年也一定是個增長年,因為我們的增長不完全取決於車市的增量,還有一部分新車型帶來的額外增長,如原來不用鋁的車型開始轉變為用鋁。某種程度而言,市場的進一步收縮會給輕量化更多的機會,因為主機廠在這方面的投入和進步將決定其未來的生死存亡。

對於中國車市持續下行的現狀,劉清坦言:「經濟發展有一定的規律性,不可能永遠往上走,中間存在調整期,現在汽車產業就處於經濟規律下的調整階段,沒有必要過度焦慮,不止中國的汽車市場在放緩,歐美等發達國家也在萎縮,這是經濟大環境下的共同表現。」

:中美貿易戰對諾貝利斯中國的業務發展有影響嗎?

劉清:我們最早是從歐洲工廠小批量的供應中國市場,中國工廠建成后,中間切換花了一定的時間。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把諾貝麗斯全球供應鏈中對汽車主機廠的一些特殊要求進行深入研究消化,同時對中國的供應鏈系統做了相應的調整和打造,可以說到今天為止,諾貝麗斯從來沒有因為供應鏈的問題而導致客戶在生產上出現問題,我覺得這方面我們還是非常成功的。

| 本期采访嘉宾个人简介

更多關於「C Talk 奮鬥2019-高端系列訪談」的內容,請點擊鏈接:https://m.gasgoo.com/topic/auto/C-Talkzhuanti/

:近年大家一直在爭論新能源汽車技術路徑的主導權,如純電、增程式電動、氫燃料電池等,請問您怎麼看待不同技術流派的發展?

:2018年諾貝麗斯中國區的業務情況怎麼樣?2019年有怎樣的預期?

:您覺得中國新能源汽車的高速增長會一直持續嗎?

劉清:每一種技術都有它存在的道理,都有它適應的市場和空間。從技術角度來講,鋰電池仍會是乘用車發展的主流;而氫能源對於大馬力柴油商用車的替代在未來會是一個方向,當然氫能源車的發展還有很多關鍵的技術點要解決,如氫的儲運、氫的安全等;增程式技術在日本的接受度很高,現在中國也有企業開發了增程式的量產車,並且很快就要投入市場。

作為鋁板材供應商,諾貝麗斯在2011年正式考慮進入中國市場,並於2012年在江蘇常州投建了第一間可批量化生產高端鋁板材的工廠。8年時間,諾貝麗斯一邊見證着中國汽車市場鋁材應用從無到有的轉變,一邊又見證着這一全球最大單一汽車市場的銷量盈缺。

所以綜合來考慮,成本對那些定位比較低的車會是一個比較敏感的因素,但是中國市場也不斷在發展,整個產品結構也不斷在升級換代,我覺得我是比較樂觀的。

:從2011年進入中國到現在,諾貝麗斯在中國供應鏈的本地化和敏捷度怎麼樣?

關於「C Talk 奮鬥2019」高端系列訪談

Talk 奮鬥2019」為主題開展系列高層訪談,聚焦行業領先者棋局走向,共探未來車市發展。

劉清:對於這個問題,我們的觀點很清楚,貿易戰對中美雙方都沒有好處,現在中國是全球供應鏈中很重要的一個環節,對於像諾貝麗斯這樣的把中國作為非常重要的市場的公司,都會有明顯影響,沒有人能倖免。

:在輕量化解決方案中,諾貝麗斯在產品和未來布局上有沒有一些具體的規劃?

今日关键词:中国小将承认犯规